论平胃散的组方特点及其临床运用

2017-03-12 11:02:49
江苏国医馆
转贴:

平胃散是一张古方,出自宋代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,其组方严谨、立意鲜明,我们宗其原旨,用来治疗一些疑难病,每获良效。
1组方释义

本方由苍术、厚朴、陈皮、甘草组成.组方简炼、寓意明确。方中主药苍术.苦温辛燥除湿运脾力专.辅以厚朴燥湿之功益强,配陈皮辛香行气.协同厚朴顺气降逆为佐.再使甘草甘缓和中。全方之旨性味从辛、从燥.从苦组合,发挥其能消.能散之功,藉以调整脾运、胃消、肠动的功能,能平胃土之不平,故名平胃散。主治湿浊积滞阻于中焦证.平胃之理属太过还是不及.后世见仁见智,说法不一“《内经》以土运太过曰敦气阜,其病腹满;不及曰卑监.其病留满痞塞”。柯琴认为:“张仲景制三承气汤,调胃土之敦阜。李东垣制平胃散.平胃土之卑监也.培其卑者而使之平,非削平之谓……名曰平胃,实调脾承气之剂与.”吴棍的见解与此相反,指出:“湿淫于内脾胃不能克制,有积饮痞隔中满者.此方主之,此湿土太过之证.经曰敦阜是也..…了是方也.惟湿土太过者能用之,若脾土不足及老弱阴虚之人皆非所宜也”。二种观点看似相对立,实际上是可以统一的。前者以病位为立足点,言脾胃运化失健.用平胃散促进中焦健运.土燥则湿滞自消;后者着眼于病邪.以本方燥湿祛邪.理气醒脾来平和胃土。可见尽管说理的角度有所差异.其平胃之目的是一致的。
2治湿疹效如桴鼓

湿疹乃皮肤疾患,夏秋季高发,大多与过敏有关.遗传过敏性湿疹有明显的遗传倾向。急性湿疹发病急骤.初起可局限于某一部位,但很快即蔓延.甚至遍及全身.若反复发作,迁延不愈,每成慢性,为皮肤病中的一大顽症。皮疹形态多样,有红斑成片、丘疹或水疤高耸皮面.搔痒较剧,抓破则出血渗液而成脓疤、糜烂、结痴.日久皮损部皮肤干燥粗糙,呈苔鲜样变,最为难治。我们认为湿疹发于皮肤形于外.实由湿邪蕴热挟风使然,大凡湿疹皆与湿邪外窜肌肤有关,蕴热则局部红肿甚至伤络渗血,腐肉则淌脓糜烂,挟风则搔痒不休,游窜不定。平胃散苦温燥化湿邪之力甚雄,可复中焦脾胃运化水湿之功能,用于湿疹旨在顿挫湿邪浸淫肌肤之威,虽无专消湿疹之刻意,但可收湿疹自退之效,实为正本清源之举.临床使用不拘有无湿阻中焦的诸攀截状.凡见湿疹且有腻苔者.即可放胆用平胃散,方甲盼草舍弃.并加地肤子、白醉皮、半夏;搔痒明显者,加防风、防己、蝉衣;皮肤红肿、化脓糜破者.加土获等、苦参、野菊花;渗血者,加赤芍、生地、丹皮;湿疹迁延皮肤粗厚脱屑呈苔鲜状者.加土鳖虫、皂角刺、露蜂房。近5年来.我们按上法经治急慢性湿疹共50例,其中急性湿疹相例.15天内痊愈者25例,占6。%,湿疹消退十之七八为显效者9例,占21%.湿疹消退不足70%为有效者8例,占19%;慢性湿疹8例,15天内显效者3例,占37.5%,有效者2例.占25%.无效者3例.占37.5写。结果表明.本方对急性湿疹的疗效肯定,而对慢性湿疹的疗效不满意.有待另辟蹊径。
3治慢性胃炎重在识证

慢性胃炎在成年人中发病率较高,习惯上按胃镜所见的胃粘膜形态.结合病程.分为浅表性、萎缩性及肥厚性三种.浅表性胃炎每与萎偏性胃炎相继发生或同时存在.故临床上以浅表萎缩性胃炎最为多见,因其中胃粘膜萎缩、肠上皮化生、非典型增生等病灶与胃癌的发生有关.引起了人们的高度重视,近几年幽门螺旋菌(HP》的被发现.又给治疗增添了新内容。中医按胃肮痛辨证治疗本病积累了丰富的经验,我们以平胃散为主方治疗慢性胃炎的临床指征是:胃院痞满或胀痛、隐痛而无规律,食欲下降.口中乏味.暖气.泛恶,舌苔白腻.脉滑。从中医辨证而言,除纯属胃阴不足及久病入络血痊见症明显者外,皆可使用。湿浊较甚者,加姜半夏、草果;且有蕴热者.加黄连、竹茹;气机阻滞者.加炒柴胡、制香附;兼内寒者,加吴英、高良姜;兼中焦虚弱者.加潞党参、炒白术。1991年3月-1993年12月间按上述要求治疗慢性浅表性胃炎12例,浅表萎缩性胃炎26例,萎缩性胃炎8例,以1个月为l疗程,痊愈8例,显效18例,有效16例.无效峭例(均为萎缩性胃炎).20例作HP检测的.抑杀有效率为60%,清除率为30%。慢性胃炎以胃肮部痞、胀、隐痛及一定的消化道症状为特征,究其病因与饮食失调有关,若论病机变化,湿浊内生是基础.且贯穿于其它诸多病机之中,如湿阻则气滞,气滞而血僚.湿浊逗留在阳旺之躯而蕴生邪热,在阳弱之体则因阻中阳而脾胃虚寒,可见胃胺痛的诸多证型.大多由湿浊联动演化而成。据此我们使用平胃散治疗慢性胃炎效果较好的原因,主要在于能针对病因,切中病机之要害。再说近几年检出率相当高的幽门螺旋菌,属于毒力不强的条件致病菌,它的生存环境为湿浊较盛的胃壁粘膜,一旦湿浊消散,胃壁清爽,内环境不适宜其生存,则不用抗菌素或苦寒清热方药亦会自动消亡,故平胃散在改善症状的同时,还对HP有较高的抑杀力。
4治慢性肠炎宜乎轻灵.

我们经治的慢性肠炎是指特发性溃疡性结肠炎.这是一种原因未明.可能与自身免疫有关的结肠炎.因其反复发作粘液或血性腹泻.病程迁延.难以速愈而被视为腹泻之顽疾,此病发作时腹泻可达10一30次之多,常伴腹痛,轻度的里急后重及肠道消化吸收功能紊乱引起的相应表现,舌苔多腻,脉滑无力。本病属中医久泻范畴,多从脾虚、脾肾阳虚、湿浊或湿热阻滞肠腑论治.常从附子理中肠、四神丸、白头翁汤等方剂中选方用药,我们先后治疗的近30例患者,亦先从这些常用方药入手,面对多数乏效的现实,才想到平胃散的,此方用以治疗本病时,在用药剂量上宜轻不宜重.如苍术、厚朴6克足矣,意在化湿健脾而不伤正,以防燥湿有余之弊。与此同时,配用炒防风、炙升麻等风药升发脾阳,剂量亦宜小有宜大;配用潞党参、炙黄蔑等益气.健脾以培土厚肠;脓血便明显者,另加大黄炭、银死炭、地榆炭等清理肠垢,如此配伍皆以轻灵为准,共收化湿健运、升清泄浊,无止泻之品而久泻自愈之效.我们初步统计有效率在80写上下.显效和治愈者亦近50%。

(责任编辑:江苏省国医馆)
评论列表
发表评论
保存 通过审核之后才会显示。
盐城市中医院 徐州市中医院 泰州市中医院 南通市中医院 镇江市中医院 常州市中医医院 无锡市中医医院 昆山中医院 苏州市中医院 南京市中医院 江苏省中医院 中国针刀门户 南京中医药大学 好大夫在线 江苏省中医药学会 中华中医药学会 江苏省中医药管理局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